黑龙江分社正文
首页人物专访
哈尔滨机务段离休老人杨贺功:那个炸弹没有爆炸,要不我们就“光荣”了
2020年11月07日 15:16 | 来源:中新网黑龙江


  中新网黑龙江新闻11月7日电(李畅 孙阳 王莎莎)7日,94岁的哈尔滨机务段离休老人杨贺功又打开那个米色的盒子,抚摸着那块编号为2020010948的金色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陷入了回忆,70年了,他的腿还是隐隐作痛,也让这段记忆也更加刻骨铭心。

  这是属于杨贺功老人的荣誉。他说这一辈子最难忘的就是抗美援朝那段岁月,虽然入朝只有3个月,但“雄赳赳、气昂昂、跨过鸭绿江”的气势,只有亲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得到。

  杨贺功18岁时在原绥化铁路机务段当司炉,就是为蒸汽火车添煤。没多久,抗日战争结束了,老人心里乐开了花,参加了修复被日本人破坏火车头的“死机复活运动”,工作中处处积极主动,脏活累活抢着干。期间,老人加入了党组织,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

  1953年3月,杨贺功接到上级命令,要往朝鲜运送军用物资。他只来得及通知了妻子一声便登上了火车。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女儿每天都为他提心吊胆,盼望着他安全归来。

  可杨贺功和同组的8个人伙计并没有惧怕,他们驾驶着1115号机车拉着七八节车厢的军用列车,在枪林弹雨中勇往直前,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军用物资运送到朝鲜战场。

  杨贺功至今仍清晰记得战争的场面,被炮弹轰炸过的铁道线不成样子,运行途中十分颠簸;鸭绿江桥也被炸得没了模样,只有铁道线还在;一路穿行的山洞一个接着一个。

  运送军用物资的路程异常艰辛,9个机组成员3班倒。白天他们把列车停在山洞里,晚上开出来赶路。有时没有山洞可停,担心煤烟暴露目标,他们就堵住机车烟囱,烟囱堵住了,司机室却烟雾弥漫,呛得人喘不过气来。他们只能不时地喝口水压一压,让嗓子舒服些。

  3月份的朝鲜,天气还很冷,老人走得匆忙,穿的衣裤不够厚实,开始时没有宿营车,他们休息时只能在山坡上睡觉。有一次,一觉醒来,老人发觉自己的胳膊和手被冻麻了,腿也被冻得缓了半天才能走路。后来挂了一节闷罐车,睡觉的地方解决了,但寒气依然袭人,他的腿被冻得越来越疼。

  一日,天上盘旋的敌机发现了他们,俯冲下来,接连向列车投下炸弹。机组成员采取加速和急停等办法不断躲避,但还是有一枚炸弹落在了机车上。万幸的是,炸弹虽然砸中了机车但是并未爆炸,兄弟9人逃过一劫。“如果炸弹真的爆炸,我们会被炸得粉碎,当场就光荣了。”说这些时,老人激动起来,拳头握得紧紧的。最终,车组9人将物资顺利送达目的地。但当时1115号机车没有开回来,而是留在朝鲜支援前线。

  然而,老人腿上的冻伤却一直无法根治,下雨阴天膝盖就疼,不过,他并不后悔,这也成为他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块“军功章”。

  回国后,老人继续在铁路工作,由于业务精湛,他曾开专列拉过朱德同志,也曾在“铁牛号”机车上,与老劳模杜先扬一起工作,从未出过重大事故。

  1975年,老人离休了。但离休后老人也没闲着,经常受邀给年轻人作报告,讲述朝鲜战场上那些难忘的故事。(完)

【编辑:郭璨】

中新网黑龙江新闻官方微信:扫一扫,立即关注!

关注“中新网黑龙江新闻”,获取独家新闻资讯。
更多精彩请关注各大微博平台@中新网黑龙江新闻 。

中新社黑龙江分社团队
王晓丹
解培华
刘锡菊
史轶夫
戚欣茹
姜辉
王琳
王妮娜
魏来
范英杰
吕品
郭璨
李香梅
(此排名不分先后)